大丰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餐饮店追讨餐费吃哑巴亏行业红餐

发布时间:2019-07-16 04:43:47 编辑:笔名

餐饮店追讨餐费吃哑巴亏-行业-红餐

吃饭给钱,理所当然。现实生活中却屡有一些小公司小工厂因为拖欠餐费、吃“霸王餐”被告上法庭。然而,因为部分个体经营户的餐饮从业人员证据意识较为薄弱,既没有签订合同,也没有对账单,导致其部分诉讼请求因缺乏证据支撑输掉官司。   ■公司倒闭无法支付餐费   阳春人阿浪原来是某电机制造有限公司的厨师,后来公司想将饭堂给专人承包。2010年12月,阿浪即与公司签订《食堂承包协议》,约定由他承包公司食堂,为公司员工提供餐饮服务,双方约定当月结算餐费,次月10日付款,用餐人数100人次/天,标准为5元/人次,结算时以4元/人次计算。当用餐人数不足或者多于100人次/天的5%时,双方应每个月及时修改用餐人数,以免双方受损。   去年7月,阿浪发现苗头不太对,吃饭的人越来越少,整个月吃饭的人次大概只有过去的一半,到8月上旬还没收到7月餐费8842元。追讨时,公司经理告诉阿浪,下个月再还。结果一月拖过一月,连续拖欠3个月餐费计19500元后,因为多次催讨无果,阿浪将公司告上法庭。   事实上,在此期间,该电机制造公司已经破产,阿浪不是唯一债主。开庭时,该公司没有作出答辩。市第二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尚欠原告用餐费9122元的事实,有原告提供的费用报销单及公司员工梁某春、麦某贤、龙某德专用饭卡为凭,法院予以确认。原告称被告尚欠其用餐费用共计19500元因未提供足够的证据予以证实,法院确认9122元,超出部分不予支持。法院作出缺席判决:判令被告中山市某电机制造有限公司向原告阿浪支付用餐费用9122元及逾期付款的利息损失。   阿浪的代理律师透露,该公司已经破产,阿浪被拖欠的这笔餐费估计要通过法院执行才有可能拿到。   ■餐饮费用追索存在一定风险   近日,市第二人民法院对19宗餐饮服务合同纠纷案件进行调研,发现拖欠费用被告上法庭的多为小公司、小工厂,拖欠费用在3000元至50000元之间不等。   从纠纷原因来看,更是五花八门,有企业因经营不力倒闭,也有双方对承包企业内部食堂期间的预期利润补偿、伙食补助费、添置的设备折旧补偿费用协商不一而引发的,甚至还有因饭菜质量标准不合口味、办理结算手续不符合财务规范引发的。   然而,这类案件大部分被告已经破产或者倒闭,缺席判决比例较高,餐饮费用追索存在一定风险,就像阿浪一样,执行到最后还不一定能拿到被拖欠的近万元餐费。 ■法官支招 保留对账单、收据等证据   市第二人民法院民二庭副庭长陈登烽指出,餐饮服务合同属于服务合同的一种。要避免经营风险,餐饮业从业者一要增强契约意识,“契约意识”体现在“订约”和“守约”两个方面。   据了解,在平时的审理过程中,餐饮服务合同纠纷经常出现要么根本没有签订合同,要么合同的内容过于笼统、模糊,部分方面缺乏可操作性,无法做到“有约可守”,不易获得法院支持。“与对方签订餐饮服务合同,要做到内容明确具体,避免含糊不清,将纠纷产生概率降至最低。”   陈登烽特别提醒餐饮服务企业或个体户,要增强证据意识,在服务过程中,注重保留对账单、收据、消费明细单、交接手续等证据,结算清单一般须请对方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签名并加盖单位公章,避免产生异议。针对此类案件被告方多为小微企业,经营者固定资产较少,经营资金财产易被转移、隐匿的特点,餐饮业主要提升财产保全意识,在发现被告拖欠金额较大、拖欠时间较长且多次拒绝给付时,应积极查找被告财产线索,及时依法申请法院进行财产保全,避免原告因胜诉后被告无财产可供执行而遭遇相应风险,切实使餐饮业从业者的合法利益得到有力维护。

福建治男科哪家医院好
拉萨哪家医院治妇科
山西哪家治性病好
江西最好的整形美容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