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丰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春节红包雨下得爽后遗症也

发布时间:2019-11-22 14:33:19 编辑:笔名

  春节“红包雨”下得爽,“后遗症”也duang duang滴

  扬子晚报3月1日讯( 李冲 马燕) 2015羊年春节红包大战渐渐落幕。抢红包对社交、生活改变意义深远;然而密集红包雨过后,红包大战商业模式的后遗症也逐渐浮出水面。扬子晚报了解到,由于抢到红包成死钱,有人无奈打算将这些小钱用于猴年春节发红包。近日,互联第三方研究机构、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也发布《评红包大战后遗症及对策建议》报告,提出红包死钱、巨额收益归属不明、实名制缺位等红包大战的后遗症,并提出对策建议。

  70后学者在英国收了红包成死钱

  无奈打算猴年春节发

  【后遗症】南京一所高校的70后学者刘女士,2015年1月去英国做访问学者。由于平常忙于科研,对移动支付不太关注,最多也就用群聊以及看看朋友圈。羊年春节她看到几个聊天群下起红包雨,也开心学着收、发红包。节后有100多元的盈余。这些钱怎么处理?国内的小伙伴告诉她,绑银行卡可提现!可一方面她不放心;另一方面最快也要下半年回国,提现了也花不出去,还是死钱。于是,对这100多元烫手山芋她的打算是:反正钱不多,猴年春节接着发吧。

  在南京工作的夏女士回老家过年时发现老爸也装了,她赶快给老爸发了拜年红包。但老爸平常不用银行卡,不可能为了提现专门开卡;开了他也接受不了支付。所以红包又原封不动退给了我。全当赶个热闹、讨口彩了。

  【微点评】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互联金融部分析师钱海利点评称:红包大战最终还是要落实在红包的使用上,但目前的支付场景建设还有软肋。一些用户没绑银行卡,导致抢来的红包成了死钱、睡眠户。另外,这部分的资金沉淀也不可小觑。相对而言,有淘宝、天猫作为红包使用场景后盾的支付宝相对在红包应用上占优势。

  上亿的资金沉淀细思极恐

  厚利目前收益归属不明

  【后遗症】南京80后市民徐女士今年春节收到500多元红包,发出去400多元,净赚100多元。尽管绑定了银行卡,这部分钱不会成死钱,但近期她也没打算挪到银行卡里提现。因为还有元宵节呀,要是再有红包战,可以接着抢、发!徐女士表示,自己的移动支付习惯正在慢慢养成,平常零钱里总要留个元。至于这部分沉淀的钱收益算谁的?她说之前没想过。都是小钱呀!但真是细思极恐,每个人沉淀百把元,那就不是小数呢!

  扬子晚报微调查发现,身边朋友50%以上与徐女士习惯类似,会在的零钱功能里放三位数左右的资金用于打车、AA聚餐支付。而一位土豪私企负责人熊先生春节收到5400多元红包,发出5600多元红包。他平时的习惯是放1000元左右资金在零钱以备不时之需。当问及他有没有考虑过这部分活钱的收益时?他表示真没想过。

  【微点评】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互联金融部分析师钱海利认为,全民参与的这场红包大战,红包资金沉淀或带来厚利,而巨额收益面临归属不明的问题。以红包为例,实际上是用户将储蓄卡的资金搬至支付背后的财付通账户,抢完红包钱依然留在财付通平台,抢完红包只是发生了资金账户的变更,而未有实质上的资金转移。

  她介绍,红包的沉淀资金分为两种:一种是没有被领取的红包,三天后退回原账户;另一种是没有提现的红包,包括未绑定银行卡的睡眠户和上述已绑银行卡但没及时提现案例。对腾讯来说虽然按央行规定不能挪用沉淀资金,但可以在计提风险准备金后收取利息。

  有银行业内人士表示,沉淀资金单笔看金额不多,但总量应该不是小数。除夕至初五,红包收发总量为32.7亿次;小年夜到初五,红包收发总量为11.6亿次,由此也能见识到红包强大的用户群。扬子晚报看到,银率数据库显示2月25日货币基金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4.32%,也就是说1亿元资金的半月收益约20万。

  支付实名制缺位

  万一丢了打开就可转余额

  【隐患】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近日发布的《评红包大战后遗症及对策建议》报告中提及实名制缺位带来的风险和隐患。

  在目前业务逻辑上,未绑银行卡的用户在使用零钱里的余额时,不需要支付密码。这意味着一旦有人捡到,打开(一般都默认登陆,钱包还无登陆密码)就可把余额转走。并且由于支付没有《用户协议》,一旦发生资金损失、风险,用户只能认栽。

  在处理匿名用户交易纠纷、欺诈案件时,若收款方为匿名用户,支付只能提供对方的开通时的号码,完全无法披露收款人的身份信息,使得付款人无法通过合法渠道获得救济。

  另外,在匿名收款与付款的情形下,一旦发生洗钱、恐怖融资,支付也无法按照法律要求做到交易可追踪、可还原、可回溯。这对金融秩序、用户合法权益的保护带来挑战。

  【微点评】《评红包大战后遗症及对策建议》报告提及,红包产品没有严格落实有关实名管理要求,支付在产品功能和开通流程上有部分违反央行2010年发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支付机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管理办法》。

  如果据上述规定,络支付机构在为客户开立支付账户时,应当识别客户身份,登记客户身份基本信息,通过合理手段核对客户基本信息的真实性。而现行做法是:用户选择收红包时,就自动开通支付(含零钱功能即支付帐户功能),这一过程中,并未要求用户提供身份信息或要求进行同名银行卡绑定验证。收到的红包在充话费、买彩票时也不需输任何支付密码。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互联金融部助理分析师陈莉提出对策建议,支付可单独申请支付牌照,不然将混淆支付行业服务主体与边界。

  目前,支付并没有申请支付牌照,而是借助腾讯旗下的财付通提供服务。目前打开支付钱包就写着安全支付,支付服务板块并未澄清服务提供方。除了零钱里面写着本服务由财付通提供外,其他的转帐、红包、信用卡还款、AA收款业务界面以及所有QA中都未见明确服务提供方是财付通还是。假如是财付通的业务外包商,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第17条,支付机构应当按照《支付业务许可证》核准的业务范围从事经营活动,不得从事核准范围之外的业务,不得将业务外包。所以财付通把业务外包给,有擦边球违规之嫌。

都市
产后护理
小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