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丰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杨柳广小玲的故事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20:52 编辑:笔名

在三县交界的黄海县,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美满乡花舍村的广奶奶有个精致玲珑的小马桶。马桶本没什么神奇的,奇就奇在这个只有水瓶粗30来公分高的小马桶,做工特别的精细,密密箍了八道铜箍,每条箍足足有大拇指粗。有人好奇地拎过小马桶,老沉老沉的。再精巧也不过是一个曾经臭烘烘的马桶而已,可广奶奶却把这个小马桶当着命根子样宝贝着,时不时的在太阳好的时候拎出来擦上一遍又一遍。  据老辈人说广奶奶年轻时曾在上海给国民党的一个副司令的姨太太当过几年贴身丫鬟。广奶奶本来也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年少时还在学堂里读过几年书,只是后来父亲外出做生意,被卷入一桩刺杀命案中,莫名其妙地赔光了家产还丢了性命。家道败落的她只好弃学跟着一个远房表叔去上海给大户人家当上了丫头。解放前夕,司令带着一家老小跑到了台湾。司令逃跑前嫌带着马桶晦气,姨太太就把小马桶送给了广奶奶。你说这个姨太太也真是的,送什么不好,送个马桶!就是这个晦气的小马桶让广奶奶吃尽了苦头,差点把小命都搭上。文革期间,造反派硬说广奶奶是逃亡台湾的司令安插在大陆的女特务,小马桶就是罪证,把小马桶装上大便整天挂在广奶奶脖子上游街批斗,让广奶奶老实交代她潜伏大陆的任务。不说就往死里打。广奶奶脖子上到现在还留着几道结着痂的伤痕,一到阴雨天脖子稍微动一下就钻心的疼。  前几年有好几个倒卖文物的慕名而来愿意收购广奶奶的小马桶,广奶奶死活就是不吐一个字,连让来人碰一下都不肯。过了几天,又一个城里人找到广奶奶开口出了2000元,广奶奶想也没想,一个劲直摇头。村里人都纳闷,这孤老婆子真是老糊涂了,越过越昏了,一个臭烘烘的马桶,又不是什么精贵东西,稀罕得当传家宝似的。2000元挺括刮的老人头呀!死老婆子难道还想把马桶带到棺材里?  一晃广奶奶80岁了,三天两头闹毛病,病歪歪的随时要去见阎王的样子,腿脚也不怎么便当了。村干部几次上门动员她搬到宽敞的乡敬老院去,没想到老婆子比谁都犟,就是不吭一声,村干部们也拿她没办法。可只要天气晴朗的日子,她就换了个人样,吃力地拎出小马桶在阳光下眯着眼擦上一遍又一遍,看来这个古怪的广奶奶真的要把这个小马桶带进棺材里了。  这天早晨,广奶奶刚起床,正在熬玉米棒子粥,村长刘胜领着乡里的刘书记串门来了。刘书记进门就问广奶奶是不是用过广小玲这个名字,解放前是不是在上海当过一个姨太太的丫鬟。广奶奶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想不起广小玲是谁,刘书记让她慢慢地好好想一想,老人回忆了好一会才想起自己当年读学堂时当过私塾先生的二叔给她取过广小玲的名字,只是自从解放后回到农村后就再也没用过这个名字。  刘书记一听,拍掌哈哈笑了,真是太巧了,没费一点功夫!弄得村长和广奶奶莫名其妙。  刘书记说前些日子,他去苏州参加县里组织的招商引资考察团,在洽谈会上遇到一个台湾老板,台湾老板得知刘书记是黄海县人,恳请他帮助查找一个叫广小玲的后人。台湾老板30来岁,称受人之托帮助查找,他只知道这个叫广小玲的老妇人1949年解放时十八、九岁年纪,曾给一个叫宗姓司令的三姨太太当过贴身丫鬟,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刘书记在美满乡当乡长时听说过广奶奶小马桶的事情,但不知道广奶奶是不是姓广,于是就决定先来探探路,哪知一问果真不错。世上的事就这么巧,刘书记立即掏出手机给在苏州的台湾老板宗先生打了电话,宗先生听说这么快就找到了,在电话里激动得语无伦次,连声感谢,声称过几天就来美满乡花舍村拜访老人。  过了没一个星期,宗先生果真带着他特地从台湾飞来的父亲宗世泰来到了花舍村。宗世泰60开外,胖墩墩的,长得慈眉善目,一副大老板样,他盯着广奶奶看了许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喃喃地说:“快60年了,真的一点都没印象了。那时我才两岁,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失望的宗世泰从怀里掏出一张发黄的7寸全家福照片,举到广奶奶面前,指着照片上一个穿着旗袍的年轻太太问广奶奶,见没见过照片上的这个夫人,广奶奶揉了揉眼睛,死死盯着照片看了又看,手不由得颤抖起来,哆嗦着喃喃地说“你是小满富?不会做梦吧!?”说完老泪纵横。“快60年了,我日日望夜夜盼,总算等到你们回来了。”宗世泰见老人叫出了他的乳名,知道眼前的老人就是他要找的广小玲,“嗵”地给广奶奶跪了下来,“老人家!我们找您找得好苦呀!”抱住广奶奶的腿像个孩子似的失声痛哭……  众人一个个眼里也含满泪水,被这一幕感人的场面感动得背过身去,大伙好不容易才把大放悲声的两人劝住,广奶奶用衣袖擦擦浑浊的眼睛,哽咽着问宗世泰,“少奶奶身体可好?”  宗世泰告诉广奶奶,家母已于1992年在台湾过世。家母临终拉着他的手一再嘱咐,当年全家逃亡台湾时,她有一个情同姐妹叫广小玲的丫鬟在遭遇土匪袭击时不慎失散,将来宗家不管谁有机会回到大陆一定要找到广小玲的后人好好报答她的救命之恩,如果广小玲还健在,要当面跪谢救命之恩,并待她如亲娘,养老送终。  刘书记和县乡一同来的领导们一个个越听越糊涂,一头的雾水怎么也理不清其中的情节。只有广奶奶老泪长流,60年前痛不欲生的一幕又浮现在广奶奶的眼前。  1949年,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在国军某集团军担任副司令的宗大奎接到南京方面的通知,销毁机密文件,全家立即火速撤回台湾。哪知在去机场乘飞机的路上遭到一股土匪的火力袭击,宗大奎的父亲和一个叔叔当场被乱枪打死,宗大奎和姨太太以及不满周岁的宗世泰等人被土匪们强行扣住。宗大奎被逼无奈,为尽快脱身赶上飞台湾的飞机,只好把金银细软悉数拱手交给土匪,换取全家人的性命,就在一家老小要脱离虎口继续逃命之时,一个土匪小头目突然淫笑着要宗大奎把姨太太留下陪他乐乐。大家慌作一团,顿时没了注意,姨太太更是吓得脸都白了,要知道一旦惹恼了土匪,不但一个走不了,一家老小的命弄不好一个都保不住。宗大奎仰天长叹,姨太太泪流满面紧紧抓住宗大奎的衣袖,浑身颤抖个不停。就在大家束手无策哀声长叹的时候,土匪们抱着枪忙着去伏击另一个车队,只留下几个土匪看守着他们及另外十几个人。火烧眉毛之际,广小玲情急之中乘乱与姨太太换了衣服,广小玲装着害怕低头缩在一角,蒙过了看守的土匪,作为姨太太被扣留下来,宗大奎一家命不该绝得以迅速脱身。土匪小头目伏击胜利归来,发现留下的不是漂亮的姨太太,当场强奸了替身的广小玲,还不解恨又让众土匪把广小玲轮奸了……  广小玲被土匪们扣留着,整天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土匪们晚上一回来就骑在她身子上寻乐,就连她来了月经也不放过她。广小玲几次想自杀都被土匪救了下来。幸运的是没多久,那窝土匪就被解放军剿杀了,广小玲也被解救了出来。解放军得知她也是穷苦人出身,是被土匪强行扣留的,当时广小玲正发着高烧,烧得满嘴起泡,解放军派女军医给她看好病还发给她路费让她回家,女军医在给她看病时告诉她这辈子不能再生孩子了。广小玲也没在意,因为就在她整理自己的物品时,她惊呆了,原来姨太太脱身时把小马桶留给了她,广小玲抱着小马桶痛哭了一场。小马桶的秘密只有姨太太和广小玲两人知道。广小玲把小马桶当着命根子一样一路护着带回家,从此隐名埋姓一个人孤单地在花舍村过了几十年。村里人只记得她祖上是花舍人,至于她叫什么就不知道了,后来才得知她给司令的姨太太当过下人,司令一家解放前夕逃亡台湾了。回到家乡后广小玲由于在土匪窝里遭到了那帮畜生非人的蹂躏和折磨,落下了严重的妇科病,又不能生孩子了,她一辈子也没嫁人,一个人孤单单打发着日子。原以为这辈子黄土快埋到脖子了,不能归还宗家的小马桶了,哪曾想宗家后人突然来到了眼前,一切跟做梦似的。  广奶奶看着大惑不解的众人,抹着泪说,这个埋藏了几十年底秘密今天该说出来了。  当年,姨太太眼看国民党的大势已去,留在大陆肯定是死路一条,逃往台湾不可避免了,就把自己多年积攒下来的珠宝首饰全换成黄金,让情同姐妹的丫鬟广小玲请人用楠木箍了这个小马桶,小马桶本没什么稀奇,秘密是小马桶上的八道箍由纯黄金打造,这样在逃亡途中不会引人注意,能把毕生的家产带走,姨太太良心用苦,这事只有姨太太太和广小玲两人知道。  广小玲危急关头急中生智替换姨太太,让姨太太才得以随家人前往台湾。广小玲被扣留后,土匪们在搜查广小玲的物品时见是个女人用的臭马桶,害怕动了触霉头,看都没看一眼。小马桶是姨太太故意留下的,因为她知道十九岁还不到的广小玲落在一群恶狼似的土匪手里意味着什么,她悄悄留下小马桶抱着年幼的宗世泰噙着泪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所有的人听完这些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小马桶的箍居然是黄金的还有着这般传奇的故事。  宗世泰拉着儿子“嗵”地在广奶奶面前跪了下来,“不!这笔财富本该就是您老人家的,您是我们宗家永世不忘的大恩人。这个马桶我们无论如何不能收回,家母在世对于金箍一事只字没提,只是要我们记住您的大恩大德!”  一个月后,宗世泰投资一个多亿上一条农副产品深加工生产线的项目在美满乡奠基。像服侍母亲一样照应广奶奶,三番五次要接广奶奶去城里享福,广奶奶一次次拒绝了。至于那只金箍的小马桶,有人说被宗世泰带到了台湾,有人说还一直在陪伴着广奶奶,如今老人住在宗世泰给新建的小三合院里安享晚年。   共 36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时常过量饮酒会造成前列腺增生吗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痫病治疗重点医院

上一篇:鸟鸣春早

下一篇:寂寞时看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