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丰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多玩李学凌社区很脆弱需要一点点积累成长

发布时间:2019-11-24 04:21:25 编辑:笔名

在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多玩创始人、CEO李学凌分享了对做社区的一些看法。此前,多玩旗下的语音聊天软件YY在三年的时间内完成了2亿用户的积累。

李学凌认为,社区产品是非常脆弱的,尤其是在早期。整个社区要从一个非常小的用户群体开始,一点点滚动,并针对这些用户的需求去不断改善产品,才能逐渐形成健康的社区文化,不断成长。

就像一个人住在一个社区里面,你已经很熟悉了这个环境。然后突然搬来了100个邻居,并且都不认识,这时候你就害怕了,可能会离开这个社区。

多玩早期是把用户分割在不同的频道里,不要让外来领域的人特别快地进入到这个社区,来保护这个早期小的社区自身的稳定。而当到了一定的规模之后,才慢慢在社区和社区之间搭建桥梁。就像蜂窝一样,让他们在不同的蜂窝里面跳动。这样才不会出现由于有大量新用户涌入,而导致老用户无法忍受突然变化的环境的情况,否则,社区产品是比较容易崩溃的。

也因此,他认为早期社区产品不适合过度营销。一方面会导致用户需求不清晰,带来虚假繁荣以及生态系统的失衡。另一方面,也会过早引起其他竞争对手注意,容易把自己扼杀在襁褓状态。创业公司要给自己一段时间的生存期,先到达一定的规模。

以下为对话实录:

社区产品早期过度营销会带来虚假繁荣

主持人:很多用户都在用YY,因为他们很喜欢络游戏的,你能否向我们美国用户解释一下,什么是YY?

李学凌:YY主要是做语音通讯,YY会帮助一起在互联上语音通讯的人群提供语音的通道。

主持人:所以我们看到一共2.3亿的用户,他们每天在站上花7小时的时间,他们这些时间是干吗呢?

李学凌:我们在三年之内获得了大概2亿多的注册用户,我觉得这整个的过程就想讲一下,第一个其实YY在整个中国,尤其是在产业圈不是特别有名气,我们主要是在草根人群的领域迅速取得了一个比较大的覆盖量。所以,YY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并没有引起业内的重视。

我们早期时发现,在游戏过程中成立了越来越玩家成立了很多公会,我们叫做游戏公会组织,大家在整个的游戏过程中,需要相互的配合。

而早期的游戏都是比较简单,一个人去就可以。随着整个游戏的复杂性的提高,尤其是魔兽世界进入中国之后,整个游戏复杂度的提高,要求的是团队的集体配合能力变成了很重要的能力。团队的配合已经不能通过打字来完成了,这个时候语音就变成了大家都需要的必备品。

这时候在互联上没有人提供类似的服务,这是最早YY提供了语音服务,给了最早游戏人群。随着游戏人群服务的使用,大家忽然发现原来互联上除了平时的页浏览器以外,我们还能够实时交流,能够提供很多实时交流通道。越来越的用户,包括音乐、教育类的用户,还有公司做会议等等的这些会议,都快速的涌入。

我觉得这样的话,就造成了整个注册用户有比较高速的成长。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在早期的时候,其实多玩已经成立了六年的历史了,我们在这六年过程中没有投入过广告费,我们是一个零费用的公司。我觉得我们比较幸运,我们早期的更多力量关注了产品本身的有用性,还有产品用户早期的反馈。

我觉得对于一个产品来讲,早期过渡的营销会产品用户反馈不清。如果早期引入大量用户的话,会看起来很繁荣,但会突然嘎然而止。我们早期不做市场推广,全部通过口碑让用户一点一点来积累。但是事实证明这个速度比很多公司投入大量费用的公司还要快,我们大概在3年的过程当中积累了2亿的用户,这个是一个历史。

美国资本界对中国山寨抱有一定的

主持人:所以看起来你在这个行业已经是有很长时间了,在这里是六年,总共的从业时间有十年了。目前来讲的话,你要去做创新,你觉得十年之前这个市场是什么样子,尤其对于我们创始人来讲,十年前和十年后有什么不一样的?

李学凌:我觉得十年前互联刚开始的时候,用户会不会喜欢你这个东西。现在竞争比较激烈,大家会问,腾讯做了,你怎么办。我想这是中国大量创业者问到的问题。另外还有山寨文化的问题,在中国互联的市场上,其实山寨的公司更容易获得融资,这也是奇怪的现象,你越是山寨的,你越容易获得融资。而且资金主要来自于美国。

我觉得整个美国的资本界对于中国山寨也抱有一定的,总的来讲,整个的竞争已经到了比较激烈的程度。我觉得在座的很多不知道YY的一个原因,如果YY在很小的时候就做市场宣传,说,我们终于发现了用户的硬需求,知道用户需要这样的产品。

我相信有很多大的公司来把我们消灭在婴儿期。我觉得我们能生存起来,跟早期比较低调,一直通过用户之间的传播来积累产品有关。我在这里给中国创业团队一个建议,如果你们的产品不那么成熟,或者你们觉得找到了比较好的方向的时候,轻易不要出来像我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讲,因为会有很多的人盯上你,你给自己一个比较长的生存期,到达一定的规模,我觉得是比较重要的。

社区很脆弱,需要一点点积累成长

主持人:这里有一个民族自豪感在这里面,你如何创办起社区来的,如何让他们不断回头来到你的社区,你们这里有没有最佳社区呢?

李学凌:我觉得这个社区其实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产品,就是说社区其实是很脆弱的,尤其是社区性产品在特别早的时期,我们都是很小型地构建社区的文化。让整个社区从非常小的集体,就是特别喜欢社区某一个功能的特别小集体,一点一点的滚动,这样的话这个社区才有比较健康的文化,才能持续成长,这是我们获得的经验。

当我看到Google+开始建立来的时候,一天能达到四五万的规模但是我做了这么多年社区的经验我知道这个是最大的风险。就像一个人一样住在一个社区里面,你很熟悉这个环境,突然搬来了100个邻居,并且都不认识,这时候你就害怕了,可能会离开这个社区。这是我们做这个产品中比较有用的经验。

主持人:我这里想说,社区是很脆弱的,尤其是在最初的时候是很脆弱的,有大量的外来者入侵每天都会发生的。你在最开始是流行的,有上百万的用户,然后这个事情发生了变化,你如何能在变化之前,尤其在这样激烈的环境当中存活呢?

李学凌:我觉得早期还是把这些用户分割在自己能够平衡的领域,不要让外来的领域人特别快地进入到这个社区,我觉得Facebook在早期的时候,不同学校的人是不可以搜索的。类似于这样来保护这个早期小的社区自身的稳定。

到了一定的规模之后,我觉得才能够慢慢开放出来我觉得YY整个的发展也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我们会把经历拆分成小块,然后把用户装进去。如果不愿意离开小社区的话,别人不会打扰到你的。

在每一个小社区里面,整个用户的稳定性已经起来的时候,我们才会慢慢在小区和小区之间搭建桥梁,让他们在不同的桥梁里面,像蜂窝一样,在不同的蜂窝里面跳动,这样才能保持一个社区最原始的动力。这样才不会虽然新用户的大量涌入,老用户就无法忍受突然变化的环境的,这样的话社区产品是比较容易崩溃的。

YY的理想是构建互联的实时通道

主持人:YY在过去主要是一个团队进行聊天的组织,现在你们可以唱卡拉OK,还有很多其他的功能,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你们这里有很多的竞争对手,有一些竞争对手甚至是电信公司。你们怎么样和竞争对手打交道,怎么样打败他们?你怎么样使自己处于不败之地,即使你们有2亿的用户,也是有很多风险的,对于一个新兴的公司,你们有自己的社区,但是有可能会有其他的竞争对手把你们打,国内或国外的,你们怎么立于不败之地呢?

李学凌:第一个,我觉得我们这个产品本质上不是一个电信级产品,是跑在电信级络上的语音通道的产品。从整个YY前途和未来来讲,我们等于发现了一个新的东西,这个是我在做这个产品大概一年以后,一年多以后才有这种体会的。就是说我用互联大概从1997年开始使用,到现在十多年了。

从最早做互联的时候,发现是一个异步的通道,我发一个邮件之后,可能两天之后才能回给你。包括Facebook,大家的精力都集中在怎么能够通信的异步内容的积累上面。但是我们做YY以后,发现互联有一个特别大的需求,长期以来都被忽略,就是需要一个实时通道。

互联有一个场景,就像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一样,需要实时交流、互动的通道,在以前的互联上,大家基本上没有重视这个产品。我相信未来的整个互联会引起比较大的一个变化,就是这种特性进入到互联之后,互联会跟今天我们看到的互联有很大的不同,这是YY很大的理想和正在走向的方向,所以我们和其他的公司就变得不一样了。

主持人:将来通信将是什么样子呢?是Twitter、微博这样,是语音,还是视频,还是语音和视频综合起来的,您提到了实时的通信,将来是什么样的?也许你在玩一个视频游戏,或者看一本书沟通,可以和其他看书的人沟通,这是否将来的发展方式,接下来的YY什么样的发展,接下来的通信模式是什么样子的?

李学凌:比如说我们开这样一个TechCrunch Disrupt大会,我们每个人在在线的服务上使用的感受,会比真正到达这里的感受更好,我觉得这是有机会做到的。比如我们更快看到视频、PPT,能够尽快和我们一起开会的人交流,这些东西都是有可能做到的,这样的话我们会给整个社会,我们这么上百人、上千人需要做飞机,飞到这么远的地方在一起有比较好的交流。

这个方面的应用以前有这么个需求,但是没有人做下来,在线的会议会比现场的会议效益更高,YY至少要突破这样的领域才能够塑造新的未来。

企业家要有理想才能走得长远

主持人:对于年轻的企业家创建自己的企业,您可以提供什么样的建议?过去多年以来您一直在项目方面工作,在IT、通信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您觉得对于年轻的企业家来说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李学凌:我们早期创业时候都是为了求生存,很少有理想,首先让自己生存下去,然后让团队生存下去,可能我们比较浮躁。我觉得一个企业走得比较长远,一定要树立起自己企业比较独特的理想,尤其是这样的理想决定了企业和企业之间的不同,我们最早是做魔兽世界的专用站,是一个很小的站。

当时有另外一个站比我们规模要大。事实上过了六七年前以后回头看,他们没有长大,但是我们已经完全不一样。这个不是实力差别,是一个企业有什么样的理想。我们当时就认为不应该只做一个游戏的站,中国有这么多游戏,我们应该做成整个游戏可以中立的、公用的平台,这是我们最早的理想。

结果我们发现,我们很快就确实得到了业界认可,开始实现这个理想,然后发现了YY这个产品。YY这个产品出来以后,觉得这是挣钱的办法,会可以直接向用户收钱。我们发现了语音应用变成了互联的核心应之一,这时候变成了我们的一个理想,把互联的语音应用做到极致。当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又发现原来互联有这么大的迫切需求,需要实时的应用。

实时的应用能够到达这么大的用户规模。包括我们看到,从国外的用户登陆我们系统的越来越多了,比如我经常进到他们的频道里面,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语言了。

这时候整个公司把理想重新改变为,我们要为互联创造一个实时互联的能力,这时候又能推动公司向前。一个企业能够不断超越自己,超越自己的状态,超越对钱的追求,看到一个长远的未来,才能把自己的公司慢慢带到一个新的规模,这是我希望大家能够看到的。

选宠技巧
赛车
锦州时尚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