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丰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江南小说瑶山寻访录古白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38:48 编辑:笔名

普天下者,山河五千,纵野六越。至于奇风丽景,不胜枚举。然要数之瑰丽者,非仙境而不能及。闻言渤海之域,百里外许,有美屿一,名曰瑶山。瑶山立于滨渚之际,其陡而危峭,为中州诸峰所不及。景色素言美绝,慕心者无数,亦无人安达也。  兹志道叙一好事者:欧阳怀,山东烟台人氏,家富少忧,天资痴慧。怀幼时好读,凡诗词文墨,无所不摄;奇书异志,若闻必读。久如是,始以为书中载言,悉所实情。  怀生性好友,时而宴请天下诸士,共论雅俗。高朋通晓其好,故而酒馔兴余,话以志怪野言。主闻之而不疑,是以宁信其有而不信其无,欢乐甚恰也。  旦日,如旧设席招友,众宾皆至,无告缺者。其友张生素多怪载诡闻,席间愈谑众,聊言瑶山之奇。  生曰:“吾尝拜读于《九州山河游记》,高公撰之甚切。其所言之怪耳,极度引目。”既而,怀心慕,深诘与之,不知日昃时已昏。罢席际,众要悉去,怀拜揖谢之。  至于书轩,怀举灯夜查,终觅得《九州山河游记》一文。此为南唐高人高氏所著,时值三百有余,囊成绝笔。  斯人喜甚,如获巨宝,坐几案细审之。书云:‘余尝游历山河众水,所至之处,未及憾目。唯瑶山一行,触感尤深,宜若天境幻域也。瑶山奇陡甚危,缘途道阻亦长,嶙峋并立。至于山巅,景象已然不同:温泉地冒,细水宁绢;百花绽妍,草木列青;而或烟雨临蒙,皖纱轻笼;顶部蓝缕,鹤鹊鸣佩;亦或霞光万紫,赤条如练;宝潺天泻,疑若骏奔。四方楚境,震聩雄音;无所不及,亦无所不晰。不远外许,碧华如鉴。叮咚入耳者,湖下怪泉也。池中锦鳞戏耍,不语亦乐哉。于湄苍松怪柏,比比若立。其形甚诮,有若禅寺之十八仙也。噫!余始以疑造物者之无尽也,如兹端工巧设,仙斧神劈,天然与合。瑶山虽渺,唯四海九州之伟媚,尽姿于此,遂得绝貌。凡之有幸目泽,窥览佳丽,于后世无憾也。余闲撰所至,固不尽言,亦可抒其怡。冀于有缘之士忖余之真,余以为天下之胜,莫有及瑶山……’  灯下漫夜,心潮如焚。阅之甚骇,捧而忘舍。怀慕仰违寝,思之切切。始至黄竹泯灭,方解衣入寐。  逾日揽晨,悉告之于胞妹。妹颌首含笑,晒曰:“愚兄病矣,瑶山乃天人说道,安有实乎?”怀不以为然,曰:“高士亲度笔撰,何以造假?”妹所谙兄之痴好,不忍拂意,安藉曰:“如是哉,然瑶山与之远甚,汝欲何为?”怀拨曰:“北海固赊,扶摇尚可接。瑶山不过百余,渤海近域,且不言远程,奚以不至?”妹欲劝,怀喝之,复而嘱曰:“吾即日出行,不见数者。吾妹须佯不白状,切莫禀阿母。若违吾意,汝自担之。”妹凤眼珠泻,不敢逆长之意,呜然不舍,惟诺允之。  怀绝莫逆偕行,独身而往。至于滨海,举目四眺:碧波万顷若鉴,水天落霞共色。醉眩眉目。远近渔舶数许,出返者不计众胜。  是时有渔人让价,货其旧。怀揣银售之,囊袱写于内,扶浆出海。兹时风涛泯灭,条木泛波;凌波掠远,夕霞明媚,不谓舒尔。  其天愿难测,行程数日,至粮水殆尽,端不视倪角。书明语:‘瑶之域,不若异端百里,急浆逾日可达。’然始殂久已,安能无影乎?怀心生疑虑,渐不以其实。   风啸,汹涛怒轰,波流浸灌、微舟剧瑶欲催。斯人大骇,念其少生而殂谢海际,茫茫不知措,徒然伤怀。  异日睁目,弃之于荒礁,左右无影。复视咫尺舟身,碎裂不堪,唯己不损一肌,至感天恩。既而惊眸四顾,良久,乃跃。兹即为瑶山倪角,其状所语无异。怀心宽大慰,忘于绝境尔。顾觅得裹袱,寻向所述。  前路虽峭曲,枯藤可缘。于途花果丰硕,易于采撷。腹馁即啖之,其味甚甘。由是而上,至五日余,闻鸟语切切,芳芬扰扰。大快,急速攀援,终至于瑶山巅所。  近地一涓流传石沁泻,潺潺如佩。水洁而无暇,视之口燥,遂俯首掬水畅饮,水凉若甘酿,三五尚不足。  而后倦躯于木荫,闲赏景胜,入神正值。忽闻一少女骇音,其言曰:“汝谓何人,安于见此?”  怀亦赫惊,不知瑶山尚有人烟,速长身而立,细量所喝之女:其为一红衫少女,于后亦有六女瞠目视之。七女皆美艳至极,娇媚若花。且其身披异彩华服,七女共饰七色,实为雨过虹霞初绽之彩也。  斯人窥之甚愕,亦慑于绰约,不知所言何如?惘然观睹。红衫少女欲怒,一紫衫少女即踱步细出,粉颊映笑。袍袂掩唇,星眸流光。既而讪笑曰:“大姐何须动怒,兹一小子耶,唯其目光灼灼,心存邪思,亦不足诃哉。”言讫,复扯其红缕,左右晃罢,尤似七八小妹,尽显可人娇态。   红衫少女颌首相允,于是曰:“相公安于至此?何人指点?”怀措手作揖,固有余虑,然美人启齿,为君者务当回语。乃曰:“拙生冒渎众仙清雅,实属毋该。唯本心所慕切甚,急欲一览瑶山绚丽瑰姿。不枉朝楚暮思,恨恨余生矣。愚诚言无虚,谨表肺腑之语。众仙欲责,唯命是之。”  红衫少女乃笑,曰:“如是极妥,相公倦意,吾等安能拂却。然瑶山敝绝外域,素少人得闻,相公何以晓之?”  怀曰:“昔夜尝阅之于高公笔录,其所撰《九州山河游记》,言兹奇媚,景色期春。不由浊心自涌,遂向往眷意,只身图谋,一睹形胜而矣。”   众女视其口雅行正,不失大方之家,亦尽闲疑,互言琐事。诸女所诘多异,于中州俗记懵然无知,一一细问。怀不觉语赘,俱实言共托,述之甚切。  少焉,美人自白。七女者,瑶山仙守也。偿居于极乐蟠园,共掌仙果。而后违逆天教,下谪瑶山,时值二百余矣。高公昔游方兹境,且逝三百有余,承然不谙其人。七女仙唤俱为:红霞,澄湖,黄莺,绿眉,青凤,蓝茵,紫烟。七女以红霞为首,紫烟为幺。群姝相系,怡然自乐也。  七仙亦属好客,皆要于舍下。怀弗敢推辞,尾随佳丽而行。至一洞帘,众仙止步,悉含笑立边,垂手示进。怀举足涉内,不过数履,豁然耳目一新,端妙无比。窥之四壁:飞流作屏,百花为席。佳果丰硕,雕木生辉。闺中摆设,宛若天然造物,巧设精工。七枕亦为香秀编织,撷之殆久,然栩栩俏艳尤生,与初无二异。  怀视之触目,惊曰:“此乃众仙宝闺,秀气芳存。吾为浊男浑家,岂宜近哉?是避退可敬矣。”言毕欲出。红霞阻而笑曰:“固道男女有别,唯相公品行良正,既为雅士,何亦毋通?小观不言过也。”  谈笑间,余仙簇簇蝶舞,分备酒品。凡瑶之所有,皆设于几席。果甘而酿醇,为怀粲叹不已。今者与仙共膳,倍感殊荣。怀唯唯谨语,恐失君态,累仙姑讪矣。  餐讫,怀痴目视其敛具,神情尴涩,不知何为。红霞明鉴于胸,遂嘱众仙,笑曰:“相公慕方鄙山,尚未极游。吾等且尽地主之谊,携君一览而矣。”众仙相许,红霞复曰:“若以七拥簇八与之,苟失淑文。吾妹且匿,但各行其尔,吾一人俱足矣,诺乎?”众仙爵舌佯怨,然红霞乃七仙之首,所托善言,安敢不允,皆从之。少顷,嘻哈叱咤之语,尽数销殆。偌大闺阁,止二人耳。  红霞引以环游,于有不明者,尽述其切。二人闲步畅聊,言以内事。欣然勿感踝累,是时己达湖湄。  望之不广,亦属清秀。此值仲秋,中州殆萎,唯之佳木繁英,娇野盛芳。水中鱼龙浅戏,碧波微荡;翔空鹭鹤齐飞,倍增天景。鸳鸯侣居僻境,时而冲霄,时而逆文。景状难寓,观之尽晓。  红霞视之莞尔,朱唇轻开,皓齿微启 ,吟以诗韵聊兴,其曰:   秋波艳水鱼龙舞,碧空白鹤一字兴。   有缘千里来相会,不负苍松迎客情。  怀亦好诗,回予二韵,诗曰:   天山佳秀暗香飞,宝池春浓洗瑰丽。   蓝空不与流云尽,只缘香色欲归依。  红霞颐颊映喜,拊掌笑赞,曰:“相公文采斐然,出口即以妙对,愧矣,吾不及也。”怀笑曰:“仙姑何言至兹,才艺超凡脱逸者,仙姑也。愚仅随附于拙句,是以羞愚也。”  红霞笑靥若花,袍袂挥扬,即见一桌几。文房四宝,一应具备。红霞笑曰:“相公文若其品,吾仰慕愈甚。不若赐馈宝墨,典以细审。”怀不容却要,思忖少际,执笔兴涂,有若龙舞凤翔。  红霞美眸流辉,观其笔动而惊艳不已。其为素卷一,名曰《鸳鸯湖图》。色彩淡雅,笔路不凡。碧波岸绿,蓝空翔物及诸精致,尽收尺幅 。形态逼实,神韵高逸。  至于末尾画端,怀详嘱所寓,曰:“湖光胜色,仙姝要伴。景色和畅,清木可佳。汪水漪涟,倦鸟高飞。览物盛情,膺肺难释。执笔拙墨,聊喜吾心。”  红霞端视良久,赞曰:“妙哉!相公笔墨,有若天公造物,鬼斧断精。小仙今日荣得佳迹,甚感欣慰。无以回馈,谨赠玉石。”红霞语毕,即秀掌开阖,一白玉卧于手心。白玉清透如水,雕琢精工,当真贵重之极。  怀婉言不受,红霞笑曰:“相公莫拒,此乃姻缘玉,可系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相公文德出众,安能无良侣守伴乎?此玉可助相公喜结良缘,欢度长生。”  怀俯首感激,寄于腰安,喜不言喻。红霞亦拈花自簪,粉颊生俏。  闲逗数日,辞去。七仙送于滨渚,临行之际,嘱曰:“吾等好静且不惹外凡,本性极乐。相公归至,莫以行迹相语。”怀谨诺,众仙俟其物备,袖袍齐舞,乘风即归。  至于家舍,众眷皆喜,唯胞妹俯首拭泪,娇躯微颤。怀安藉曰:“吾安然归达,吾妹何以啜泣?”妹曰:“兄出门数月,始以为不测,日思夜悬,寝食难安。今视复归无恙,喜极自泣矣。”  怀甚受,揽以内怀,慰曰:“累吾妹忧心念眷,愚兄苟难自安,吾妹苦矣。”母亦曰:“吾儿不见数月,何处历之?”怀曰:“昔日得闻渤海有美屿一,故名瑶山。遂其拜方之意,动身前往。及今日复回。”母曰:“遇乎?”怀曰:“非矣,流离数余,不见端角,幸得贵人劳救,居疗日矣。累阿母挂忧,愚儿不孝矣。”母曰:“罢矣,吾儿心系美景,为母何以加阻,但凡自抉。今且安然,是以断汝远行之念乎?”怀曰:“儿自此不复外游,极心与考父共谋家业,光耀吾门。”  数月矣,城西金员外有女初长,喜造红台,当众谋婿。金女年方二八,芳名月舒,伊人远胜其名,容华若仙。文艺亦是不凡,极好文墨,乃不可多得之才女也。  择婿之日,金女巧设上联,兹核仰慕之之众。若以景韵相对,既为夫郎。其联曰:   万花深丛粉蝶飞,有意寻春春无迹。  恰逢伊时,怀经行盛处,赫见其联,不谙里意。止今无人下对,甚觉可惜。乃上前笑曰:“此联固妙,亦不甚难对,吾可下之。”遂曰:   千里薄秋孤雁鸣,无缘觅偶偶成双。  屏后美人得闻,刹喜,呼曰:“公子止步。”少顷,金女红纱掩颜,凌波细步。盛妆裹缦,美艳无双。  金女羞曰:“公子才华若涌,鄙女深佩,鄙女尚有几联,亦请公子下对,可否?”  怀拱手作揖,笑曰:“小姐但言,愚尽心而为。”  金女曰:“平湖秋夜,月出鸳鸯荡秋水。”  怀对曰:“瑶山佳处,日归仙侣系佳缘。”  金女亦曰:“夜梦逢仙客,暗嘱有心人。”   怀亦对曰:“朝霞映彩卷,明赏无忧地。”  美人无语,遂解纱自见,目泫而颊笑。旦若,金女撷于项上白玉,笑曰:“公子可识此物?”  怀愕然惊色,亦取腰间佩玉,即红霞仙昔日赠物,出示校之。美人珠光盈盈,笑处嫣嫣。叹曰:“吾千里寻郎,今得相见,不负吾苦心宴设矣。”  怀亦心动难喻,不知所言。唯相拥与共,细语慰藉,如是而矣。  是值佳日,二人喜结良缘,普城同庆。良宵之际,私言蜜语。怀笑曰:“吾今日难言喜悦,既得良妻,夫复何求?”妻亦笑曰:“妾如君矣。吾尔有今,尽托仙姑拜予。”怀不明其节,固问。妻曰:“昔夜三更,正值酣眠之际,歘然闻一喝语,曰‘瑶山仙首方至,汝等何为不迎?’吾粟惊而起,但见一红衣秀女,手执园扇,笑脸相视。仙姑与余玉石,道说其因。既而嘱曰‘不出月许,汝即可见携玉之人,此乃汝之良伴,切莫失臂。’俟二日晨清,吾见枕边玉石,始不疑也。”  怀笑曰:“此乃红霞仙姑是矣。吾偿历游瑶山,与七仙小有邂逅。仙姑有情,允以良缘赠予。今者验效,吾不胜感德,务当倍加惜珍,不负仙姑吾妻之卷矣。”  而后余生,二人心印相融,缱绻日愈。终日不顾家俗,聊诗乐赋,游山历景,不甚快哉。  后人有诗评云:   悠然喜觅瑶山居,鸳鸯湖图换玉缘。   有情自在人间处,不负佳人长相伴。     ——撰于二零一零三月余    共 457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有效预防男性早泄的十大攻略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

上一篇:春天在路上

下一篇:春天里的故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