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丰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九旬老兵获赠民间抗战胜利勋章最盼被认可

发布时间:2019-11-25 07:31:52 编辑:笔名

九旬老兵获赠民间“抗战胜利勋章” 最盼被认可

/enpproperty-->

    昨日,“寻找抗战老兵“志愿者薛刚,向93岁国民党老兵陈模群颁发一枚民间制作的抗战纪念徽章,老人回礼致谢。新京报 秦斌 摄

    ■ 公益组织斥资千万寻抗战老兵追踪

    新京报讯 (新京报见习 侯润芳)抗战胜利纪念日刚刚过去,寻找抗战老兵的步伐仍在继续。昨日,公益组织的志愿者前往北京魏公村探访抗战老兵陈模群,并为老兵戴上了自制的“抗日战争胜利勋章”。

    据悉,9月2日深圳龙越基金会与奇虎360公司、博时基金联合发起寻找抗战老兵公益行动,这是北京地区走访的第一位抗战老兵。

    失聪老人能准确回忆抗战经历

    深圳龙越基金会志愿者薛刚介绍,此次寻找的抗战老兵孙女陈迪在其博客上留言,在经过志愿者核实后,确认老人是抗战老兵。

    魏公村27号楼3单元7号室,老兵陈模群住在这里。

    如今,93岁高龄的陈模群已失聪,志愿者只能写下问题给老人看。提起曾经的抗战岁月,老人声音洪亮,讲到客死他乡的中国远征军,他眼里泛起泪水。

    一个多小时的交流后,志愿者确认了老人的老兵身份。“判断老兵身份主要依靠核实时间、地点、人物和事件,”薛刚说,老人的讲述完全符合史实,“和南京一位陆军汽车团老兵的事件相吻合。”

    老人一直想要有一枚抗战胜利勋章,期待自己曾经的历史获得认可。薛刚为老人佩戴志愿者组织制作的“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抗日纪念奖章”。老人向志愿者敬礼致意,高兴得合不拢嘴。

    志愿者将对抗战老兵定期回访

    据悉,“寻找你身边的抗战老兵”公益行动,计划用一年时间,找到尽可能多的抗战老兵,并联合社会各界,为他们送去应有的关怀和敬意。陈模群是他们在北京地区走访的第一位抗战老兵。

    此项公益活动启动不到两周,北京地区已接到近百条线索。薛刚说,志愿者在接到线索后首先会根据经验和史实核实,过滤掉一部分明显不符合史实的线索,再去老人家里采访进一步核实其身份真伪。若老兵身份属实,志愿者将为老人建档,并根据老人需要定期走访。

    ■ 讲述

    一封没有发出去的信

    “希望自己老兵的经历得到认可”是陈模群老人一直以来的心愿。2013年7月,抗日战争胜利68周年之际,92岁的陈模群想给他所在单位党支部写一封信:“希望组织能够确认一下我是不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人’。”但很快,老人为自己的“私念”而心怀不安:“历史自己留着回顾就可以了。”

    昨日,老人接受新京报专访,老人向讲述了这封没发出去的信背后的“老兵岁月”。

    陈模群

    年龄:93岁

    籍贯:浙江杭州亾

    抗战经历:国民党陆军汽车兵团机踏车队驾驶兵、滇缅铁路运输处汽车第一大队机务助理员、中央信托局腊戍车场技术员

    逃亡路上

    我家住浙江杭州市区,家中有父母、弟弟和我四个人。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我的母亲也在这一年去世。

    我家是城市贫民,父亲经营一家专卖红白喜事帐子的小商店。母亲去世,家境贫困,我读到中学一年级时辍学在店里学徒。但我喜欢读书,辍学之后一直坚持自学。

    八一三事变后,日军飞机开始轰炸杭州笕桥飞机场。我当时15岁,没见过世面,也不害怕,经常和小伙伴们跑到杭州城外的城隍山上看中国飞机与日本飞机的空战。

    但很快我就意识到战争改变了我的生活。

    因为中国军队打下一架日本飞机,日本军队开始空袭杭州城。父亲把门一锁,和很多人一样开始逃命。我则随姑父逃往浙赣边境来广县。

    一路都是逃命的人,但同时路上经常听到有人唱《松花江上》、《大刀向鬼子砍去》。我印象最深的是电影《桃李劫》的主题曲《毕业歌》:“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老人讲到此处忍不住唱出声来,眼眶湿润)

    我当时15岁,从没有出过杭州城。逃难路上感受着沉静而有力的抗战情绪,内心很受触动。心中只有一条信念:参加抗日。

    上等兵

    1939年3月,我在报纸上看到政府招聘技术兵的启事。经过语文、数学等文化课的考试,我考入了陆军汽车兵团,成为了驾驶兵(上等兵)。

    集训在桂林,除了普通军训,我们还有技术训练:学习开车、认识汽车结构、零件名称和功能,去工厂看汽车装配。因为汽车少,训练时间比较短,有时因为机油缺乏,我们只能在车上训练。

    集训结束,我们主要任务是给各大战区和重庆部门传送公文的人开车。

    服役结束,1941年2月我进入中国运输公司做助理员。此时,日本占领越南和香港,滇缅公路成为了中国接受外来物资援助的唯一通道。我所在公司被政府征用,改名为滇缅铁路督办公署,全面为抗战服务。

    公司成立了四个大队,两个大队在缅甸腊戍,两个大队在国内。我被邀请参加汽车第一大队当助理员。

    入缅岁月

    车辆运输是给密支那修筑铁路施工队运送物资和粮食。

    1941年7月到1942年2月,我在机务组,一个人负责车辆安全。因为不知道何时有汽车要来修理,我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凌晨三五点工作是常有的事情。

    1942年3月,我被调入中央信托局腊戍车场做技术员,负责汽车的中转。

    因为云贵川地区主要依靠公路运输,需要大量汽车。美国援助的汽车由轮船运输到缅甸,再在仰光进行组装,最后仰光当地的华侨组织将车辆送到腊戍交给中方——当时我和另外两名工作人员负责接车。

    1942年4月,日军占领泰国,我们紧急撤退。我们三个人在两个多月的时间内,向国内中转了1000多辆美国卡车。

    活历史

    解放后,我进入华北汽车公司,1953年中央机关改制,又被分到机械部下属部门管机械。之后调动多次,1989年12月底在华兴集团公司下属的汽贸公司退休。

    我经常看报纸,我自己也听说一些,因为种种原因,一些老兵,晚年生活陷入各种困顿之中。他们十分需要社会的认可及抚慰,他们就是“活着的抗战历史。

    不仅是国内的抗战老兵,我也常常想起死在国外的抗战老兵,他们很多人魂落他乡,这点最让我难过。

    2013年4月的时候,海峡两岸共造的“仁安羌大提纪念碑”在缅甸501高地上落成,我很高兴。

    因为我国民党老兵的身份,儿子曾经失去了提干的机会,女儿每次填表时也非常为难,但我现在有退休金,我很知足。

    2013年7月,我给党组织写过一封信,只是想确认一下我属不属于“参加过抗战的人”,想戴上“抗战胜利勋章”。

    但作为一个经过抗战侥幸活着的人,我又觉得自己不该有这样的私念,这封信也就一直没有发出去。

    陈模群口述 新京报见习 侯润芳 整理

徐秋宇

时间:

10:30

<

南川家居装修网
移民留学
设备电焊/切割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