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丰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镜心那夜或是离别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56:23 编辑:笔名

夜,一团漆黑。伸手不见十指,耳畔只余下风掠过树叶的沙沙声。  街,一片寂静,不知谁家的狗在狂啸。远处几家屋子透出几点亮光,在这夜里倍显温暖。  一个人影从接巷子那头匆匆走过,脚步声四周回响。  “咯吱”随着木门被拉开的声音,那个人闪进旁边的一间屋子。  一个人,看不清脸,桌上的蜡烛被从门缝钻进来的风吹得忽明忽暗。那人从上衣兜里拿出两支烟,一支自己点上,另一支给了来人。  “胡俊贤同志,你好!”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杨宇同志你好!我们赶快说说计划的事情吧。”来人似乎很焦急。  “307同志交代,计划在明日实施,彻底打掉军统的特务。”被称作杨宇的人有些激动,是啊,能不激动吗?明日这计划要是成功,那么江城将会彻底解放,国民党分子将会被彻底的赶出江城,江城将是解放军的天下,人民的天下。人民终于可以当家作主了!  过了许久屋里的灯灭了,胡俊贤从屋内走了出来,在黑暗中向远方走去。他的脚步沉重,这一刻马上就要到来了,可是他的心越发紧张,要是有个万一,他还能活着回去见自己的老母亲吗?还有他心爱的人?他还能再见到吗?想着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忽然他停下了脚步,背后似乎总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不对,是两双眼睛。他慢慢地回过头,向四周细细地看去,这大半夜的,街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除了他。可能是太紧张了吧。越是到紧要关头,越要小心一点。心中细想,于是放慢了脚步,点了支烟,向与家相反的方向走去。  走到巷子一拐角处,他停了下来。这时旁边屋子里的灯亮了,借着屋里微弱的灯光,他在自己的上衣里面的口袋里摸出一块怀表,打开仔细的看了看时间,此时已是凌晨2点钟。穿过这条巷子,再向前拐几道弯,应该可以安全到家了。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她,应该在家里等他吧。  走到第二个巷口的时候,突然从屋顶上跳下一个人,站在了他身后。凭着听力,那人的双拳夹着劲风已经快打到他背上,他本能的从腰间拔出了枪,轻巧的躲过身后那人的双拳,枪对准那人的眉心。他处事总是如此的冷静,可是面对今夜遇见的这人,他却冷静不下来。  不想就在这时,正在他子弹上膛的瞬间,那人突然飞起一脚朝他拿枪的手腕处踢来,就在他被踢中的时候,慌忙中枪打偏了,可他却一点也不慌,另一只手,握紧了藏在衣兜里的飞刀。  这时他看清了来人的脸,那人身高1米8左右,身材魁梧,双眼露着凶狠,看来是个狠角色,那人正看着他轻蔑地一笑,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正当他寻思着要怎么对付来人时,来人却突然发难,十指变作钩状向他的右肩肘穴抓来,他心下一惊,这应该是少林寺的鹰爪功,而且他第一招就取要害,摆明了是非置自己于死地不可,那肯定是国民党派来的特务。看来自己绝不能松懈,此人留着将是大患,他跟了我这么久,肯定知道了我们的联络点。当下的情况不能让他想太多,脚下移开步子躲开他的爪子,不想那人顺势顺着胳膊,将他的手腕使劲一抓,将他的枪已打落在地。此时他的左手被那人抓着,那人一用力,钻心的疼,他的额头有豆大的汗粒渗出。左手此刻果断出刀,那人来不及躲避,刀刺在那人腹部,只因他此刻已经受伤不轻,并没有多少力气,所以刀刺在他身上并不是很深。那人飞起一脚将他踢开,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那人手捂着腹部,另一只手将刀拔了出来,血一下子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那人恶狠狠地看着他,举着刀,向他一步一步走来,他本能的向后退,他心里很是纠结,就这么死了吗?就在那人刀即将落下的千钧一发,突然一声枪响,那人不可置信的转过身,却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喂,我说你下次开枪的时候,能不能快一点,这下好了,枪一响,让那些狗特务都听见了。”耳畔传来女子嘟嘟囔囔的声音。他抬起头,看见师姐有点发怒的脸,他笑了。师姐如烟总是会在他危险的时候出现。  “快走啊,你在那磨磨蹭蹭干嘛,难不成等着特务来将你抓回去啊。!”师姐如烟就像个小孩子,一直都这样,参加了地下党,还是改不了那性子。他苦笑了一下,跟在她身后向黑暗中走去。  走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巷口,他们在郊外一处僻静的屋子前停了下来。如烟推开门,他跟这进去了。不能说什么,也不需要说什么,师姐一直都是如此,做事沉稳老练,不给任何人反口的机会,只是她那小孩子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掉呢?  屋内摆着一张床,一张旧的掉漆的桌子,上面摆着一盆兰花,花开的正艳,生机盎然。  “今夜你就先住在这里,过来让我看看你的伤。”他走了过去,却还是有点别扭,毕竟男女有别,虽然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两人拉扯了一阵,他终究拗不过她,乖乖地躺了下去,随她抓着自己的手,接骨,上药。  “咚咚咚”突然敲门声将两人的动作终止。如烟做了个“嘘”的姿势,拔出枪轻轻的走到门后,透过门缝向外面望去。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女子,眉清目秀,穿着一身旗袍,脸上尽显焦急之色。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云瑶。  如烟是认识的,因为她也跟自己一样是地下党,曾经见过几次。她收起枪,将她让进屋里。云瑶喊了声烟姐,便径直走向他的床前,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看着他。  “你怎么来了?”他难掩喜悦,却也有担忧。在这个战乱的年代,一个女子深夜在这城中行走,是多么危险的事情,更何况随时都有可能遇见敌人。  “呵呵,”她轻轻一笑,“难道你忘记了我的鼻子特灵敏吗?”是啊,他一着急都忘了,她的鼻子一向灵敏,细微的味道她都可以闻得到的。  深夜,云瑶一个人在家里左等右等不见他归来,担心他出事,便拿了枪趁着他的母亲已经熟睡,悄悄地溜了出来。一路顺着他的味道,在城中绕了几个圈,看到街上躺着的那个人,当时以为是他,着实下了一大跳。细看不是他,这时却听见远处杂乱的脚步声,于是悄悄的躲在暗处,看着来人将现场收拾干净,将地上那人的尸体抬走,她这才又顺着他的味道找到了这里。看到他没事,只是受了轻伤,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下。  “我没事,母亲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你先回去吧。”他看着她焦急的模样,对她说道。看着她犹豫,又说,“对了,计划今夜实施,你回去顺便准备一下。”听到这里,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是啊,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她怎么能不开心呢?  她有点不舍的向门口走去,看看他,又看看如烟。他们之间微妙的感情,她怎么能不担心呢,毕竟他们从小青梅竹马。“我去送送她。”如烟看着她,对他说道,跟着她走了出去。  “云瑶妹妹,”如烟欲言又止。  “烟姐,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该来的终归还是要来的,她终究是个女子,虽然是个革命者,有些东西终归抵不过感情重要。  “云瑶妹妹可是在担心我和师弟之间……”如烟不再说,只是停下了脚步就这样看着云瑶。两个女子就这样看着,静静地看着彼此。  “烟姐,他心里应该是有你的。”云瑶说出这几个字,眼角湿湿的。这句话,终于说了出来,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妹妹,他心里只有你。我只是他的姐姐,知己,而非他所爱之人。”如烟看着她,看着她的泪落下。  “烟姐,答应我,若是我不在了,好好照顾她。”云瑶咬着嘴唇,盯着如烟。她不知道这一次面对的是怎样的情景,她一定要他活着,即使自己不在身边。  “妹妹,我答应你,会好好照顾他。”如烟紧紧握着云瑶的手。是的,她爱他不比云瑶少一分,这一刻,她终于有勇气承认自己的感情,为了的只是让她放心。  屋里的他,看着她们紧握的双手,红了眼角。有妻如此,有知己如此,夫复何求?  云瑶转身,走向黑暗。如烟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单薄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再也忍不住眼泪滚落下来。她们都在为人民能够当家作主努力的奋斗,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将一些东西埋葬,可是越是深埋,越明显。  此时,东方的天空已经微微亮。江边依然没有人,只有一个女子急忙向前走着。  “站住!”正在急忙向前走的云瑶后背上感觉有硬硬的东西抵在那里,凭直觉应该是枪。云瑶心里一颤,莫非……  她慢慢地回过头,身后的人,却让她大吃一惊。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国民党特务的走狗赵斌。  云瑶也该庆幸,因为他一直没有见过自己,可是现在该怎么办?  “你是胡俊贤的妻子?”赵斌眯着眼看着她,一脸的坏意。云瑶心中暗自一喜。  “你是谁?”云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疑惑的看着他。  “不错嘛,这个时候还如此的镇定自若,不愧是共党的妻子。”赵斌似笑非笑,手中的枪移过来指着洛云瑶的胸口,另一只手却不老实起来,手捏着洛云瑶的脸。  “有几分姿色,不知道把你卖到青楼去,会是什么样?”赵斌说着,手顺势落到了云瑶白皙的颈部,来回摩挲。  云瑶强忍着,她知道若是自己一不小心触怒了他,必死无疑。于是脸上露出淡淡的笑。  “这位爷,真是说笑了,我怎么可能是共党的妻子。小妇人丈夫已经死了2年,一直独守空房,哪来的丈夫?”说着,饱含暧昧的看了赵斌一眼。那赵斌被她这一看,不由得热血翻腾。想一个血气方刚的大汗,正值壮年,看到一个美貌女子,而且又不断眉目对他传情,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赵斌本来就是个登徒浪子,早些在抗日时期,做日本的走狗。后来日军被赶出国土,他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手下的走狗,带着保安队的人到处抓共产党,那些老百姓对他早已恨之入骨。想必他很早就盯上了自己和丈夫了吧。  “这位爷,你一直用枪指着我,就不怕一不小心走火了?”云瑶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对着那赵斌撒娇。  赵斌看着云瑶害怕的样子,看她发抖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思索再三,便说道,“我把枪拿开,可以。但是你不可以大喊大叫!”赵斌命令道。  “我听你的就是。”云瑶答应着。只要能除了你这败类,我受这点委屈又能算得了什么。就在赵斌将枪拿开的那一刹那,云瑶果断的掏出手枪,上拴,开枪,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她的枪法很准,连发两枪各打在赵斌的两个手腕上。赵斌的枪啪的落在地上,他睁大眼睛看这眼前的这个女人,脸上写满了不相信。  “你个臭婊子,竟然暗算我!”赵斌破口大骂。  “暗算你怎么了?我让你跟踪我丈夫!”说着狠狠的一脚踹在赵斌的下身,伴随这一身惨叫,赵斌痛苦的在地上蜷成一团。女人发起飙来还真是不一样。  赵斌被云瑶左一脚右一脚的踹着,只顾着喊疼了,那还能想起来喊救命。这时的云瑶握着枪对着赵斌的眉心,“你可以安息了。”随着枪响,地上的人再也没了声响,没了动作,到死他的眼还是睁着的。  云瑶,原中统情报局上尉,绰号“白雪”,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后判出中统,做了地下党。  云瑶看着地上的赵斌,有点发愁要怎么处理这个败类,抬起头看到滔滔江水,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她用力的拖着他,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拖到岸堤,抬起脚,使足力气将他踢了下去。  那尸体在水里溅起圈圈涟漪,不一会便没了踪影。  云瑶做完这一切,拍了拍手,抬起头,看着东方的太阳露出头,伸了伸懒腰。  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共 419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前列腺炎要怎么诊断-
昆明治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引起睡眠性癫痫病发作的原因

上一篇:当我老了38

下一篇:梦119